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文章

改革开放四十年奋斗广东再出发工业机器人我们来补心地秤

2019-11-26 10:07:01  煤粉机械网

原标题:【改革开放四十年 奋斗广东再出发】工业机器人 我们来“补心”

推动高质量发展

大洋网讯 2018年10月,习近平总书记再次视察广东,提出四个方面工作要求。今天,广州日报推出《再出发》特别报道,邀请20位代表人物畅谈改革开放新愿景。

今年10月,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广东时对广东提出四个方面的工作要求,其中之一是推动高质量发展。

围绕着推动高质量发展的要求,广州生物医药产业的创业者张健存坦言,自己深知研发新药周期长、风险大,但他会在创新道路上永不言弃;广州数控设备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龚德明表示,自己每天跟工业机器人打交道,将努力掌握工业机器人的核心关键技术,助力城市的智能化发展;广州市睿风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吴庆文说,中小企业目前获得了很多政策“红利”,将把握机遇推动创新发展……

“药神”诞生记

“百万”里挑一

推动高质量发展,创新是第一动力,而生物医药产业事关国民健康水平以及人口素质改善。其中,创新药物研发集中体现了生命科学和生物技术领域前沿新成就和新突破,先进医疗设备研发体现了多学科交叉融合与系统集成。从40年前的“东西南北中,发财到广东”,如今已经变成了“东西南北中,创新到广东”,对于在广东广州的创业者张健存而言,“创新”这个词早已流淌在他的血液中。

“敢于创新就是核心竞争力”

创新并非易事,尤其是张健存所从事的创新药物研发,一直被誉为生物医药行业皇冠上的明珠。很多人把创新药物的研发比作披沙拣金,一组公开数据更是佐证了这样的说法:数万个化合物中,只能发现一个候选化合物,而选出的候选化合物,只有10%能进入临床;进入临床后,又只有10%能成为药物,可谓“百万”里挑一。

张健存

1984年,从复旦大学毕业后,张健存获得了国家教委公派选拔的访问学者资格到美国匹兹堡大学留学。1990年博士毕业后,他放弃了进入大制药公司的机会,选择留在硅谷的一家初创生物医药企业工作。不过,时至今日,这家名为吉利德科学的企业,已经成长为世界十大制药企业之一。

“敢于冒险,敢于创新,这就是创业者的核心竞争力。”张健存说。当时,这间医药公司成立不到5年,整个公司只有90多人,但企业目标和方向却是为全人类而战斗的抗艾滋病新药。他说,研发新药的周期长、风险大,但这些年轻人愿意尝试,不断试错,才终获成功。

不过,之所以选择回国创业,张健存告诉记者,这要从1999年说起。1999年10月1日,张健存与其他24名年轻留学生在北京迎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50周年庆典。12年后,这25个人全部选择了回国创业。这群留学生中,有人们如今已经很熟悉的李彦宏、邓中翰等。张健存笑言,当时年纪最轻、刚过而立之年的李彦宏就如同他们的“小兄弟”般。

2002年,张健存下定决心:他未来人生的舞台在中国!

“挑战越大 价值往往也越大”

不过,当他刚刚回到国内时,他却发现,虽然国内有对创新药物的需求,但仍缺乏创新药物的研发环境。于是,他选择进入高校,成为上海交通大学药学院的一名教授,同时也参与到像抗菌纱布等医疗器材的研发。“毕竟比起新药研发来看,医疗器材周期更短,风险也更小。”但在他心中,始终埋藏着一颗种子——希望能够在创新药物领域一展拳脚。“我毕竟是这个专业出身,有好多想法,希望能够得到实验得到验证,最终造福大众,这才是最幸福的。”

2005年,随着中国科学院组建广州生物医药与健康研究院,张健存来到广州。而等到遇到“七年之痒”时,已过不惑之年的张健存决定不再“安逸”地留在科研院所,而是选择自己创业,挑战新领域。之所以选择在广州创业,张健存坦言他早在20世纪80年代曾在中山大学英语培训中心读书。“那时候就感受到广州的包容开放。”而在广州生物医药研究院的7年里,他的感受更加强烈:“广州有公平公正的营商环境,这对于创新创业者来说是最为重要的。”这样的营商环境能吸引一批生物医药的创新型企业,慢慢地在此成长。“高新产业往往需要扎堆、聚集效应。我们希望和其他企业在这里共同成长,形成一个好的集聚。”

近年来,像张健存一样,越来越多愿意挑战技术空白的人才,带着团队和技术从世界各地涌向广州。他坦言,广州开发区、科学城一带的中小型生物医药企业已经在慢慢成长,虽然各个企业选择了不同的领域,如有做检测试剂、做医疗器械的,但张健存还是希望能够投身周期更长,更具挑战性的创新药物企业。“挑战越大,周期越长,风险越高、但将来一旦成功的话,其价值往往也是越大的。”张健存说。作为广州市“羊城计划”创业领军人才、广州开发区科技领军人才,张健存的企业注重未满足医疗市场的具有结构专利的创新药物研发,在抗流感病毒和治疗器官纤维化领域都布局了一系列创新药物。

“十年制一药 我们准备好了”

张健存深知,创新药的研发之路充满艰辛,从几年到数十年不等,从公司成立至今累计投资已超过5000万元,虽然暂时还没有产品上市,但他对在研发的产品充满信心,他始终奔走在这条道路上,从不言放弃。

“我们的其中一个新药就是抗流感病毒药物。”张健存解释,目前治疗流感的主要药物为达菲,但随着达菲逐渐显现耐药性,迫切需要开发新的抗流感药物,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全球流感疫情每年会造成65万人死亡,他希望为重症流感提供解决方案。“除了新型抗病毒药物,我们还在研制治疗中枢神经系统药物以及器官纤维化领域药物。”

目前,张健存所在的恒诺康医药科技有限公司被认定为国家高新技术企业、广州市科技小巨人企业,在新药研发领域已经申请新药相关专利30余项,其中2项已授权,并建立了多个产品开发线。

“我们的新药研发上市,可能要10年、15年,对此我们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作为一家中小企业,要做大很辛苦,但我们的核心竞争力是我们创新能力,真正的创新,不管是哪个行业,中小企业最具创新活力。”

学校0到1

市场1到100

广州市产业领军人才、广州新视界光电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王磊:

王磊

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广东时指出,要大力发展实体经济,破除无效供给,培育创新动能,降低运营成本,推动制造业加速向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发展。这对于中小企业,特别是像我们一样努力将自主技术推向产业化的企业,是很大的鼓舞。

我大学本科学的是高分子材料专业,2004年考研,有幸成为华南理工大学曹镛院士和彭俊彪教授科研团队的一员。2008年,彭俊彪教授承担国家科技部“863”平板显示重大专项、专门攻克oled显示的核心关键技术——tft背板技术。科研团队逐渐掌握了稀土氧化物tft背板关键技术(ln-izo tft技术),在实验室实现了国内第一个采用氧化物tft背板的柔性amoled的显示屏幕。2010年,携团队开发出的amoled显示核心关键技术走出校门,在广州开发区成立了广州新视界光电科技有限公司。8年过去,企业终于掌握了柔性显示全流程生产技术,开始进入产品规模化生产阶段。

现在,我们国家在大力提倡科技成果转化,但这一过程并不简单。在学校里,我们实现的是从0到1、从无到有的创新过程,而在市场上,我们要走的是从1到100的创业之路。希望我们国家能有更多自主技术从实验室走到市场,实现产业化,不再被国外卡脖子。

希望有一天

握核心技术

广州数控设备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龚德明:

龚德明

广州有很好的工业基础,我在广州数控设备有限公司的20多年间,经历了广州数控由小到大、由弱到强的发展历程,也从一个侧面见证了广州工业的“转型升级”。近年来,广州数控的业务范围在原来的机床数控系统生产销售基础上,拓展了工业机器人整机生产,自动化智能生产线的销售及提供整体解决方案的服务。

广州数控的工业机器人目前已经广泛应用于上下料、搬运、打磨、涂胶、喷漆、码垛等方面。机器人可以替代工人在恶劣的环境下作业,替代人工进行长时间、重复性劳动,还能降低人工成本,提高了产品的质量和生产效率。以电机前端盖自动加工生产线为例,一条生产线由4台机床和3台机器人构成,可以完成车轴承位、车端面、倒角去毛刺三道工序,生产效率为每8小时300件,可连续24小时工作。原生产线人工数每个班要4人,现在只需要1人,每台机器的成本从5万~10多万元不等。据此计算,每年可节约成本27万元。

目前,虽然国产工业机器人技术及产品相比以前有长足的发展,但工业机器人的整体技术水平跟国外主要产品相比还有差距。工业机器人的核心部件还需进口。希望有一天,我们能将这些课一个个“补上”,真正掌握机器人核心部件的产业化技术。

创新“冷板凳”

别想赚快钱

广州华钛三维材料制造有限公司董事长朱献文:

朱献文

推动高质量发展,我认为,一方面是指经济的“高质量”,通过科学技术促进生产力的发展;另一方面也指人们生活水平的高质量,将新的科技用于医疗、教育等与老百姓息息相关的领域,提高生命质量。

我从事的正是这样的工作。一个人的头盖骨、髋骨、膝盖骨或其他部位的骨头粉碎了或彻底损坏了,按现在的办法,有可能是从患者身体的其他部位取一部分骨头补在受损的部位,或者将其他动物的骨头移植在患处。而我们开发的骨科植入物3d打印技术可以实现对人体骨组织的高度“仿真”,帮助其恢复以前的功能。经过我们3d打印出来的金属腰椎、膝关节、髋关节,因为它特殊的结构,可以和微血管和骨质组织长在一起,可以终身长在身体内,不用取出来。在当前中国,每年在骨科植入物方面的需求至少有50万例,随着3d打印技术的成熟和人们观念的转变,这个数字还会扩大。

科技创新要坐得起“冷板凳”,不能想着赚快钱。技术研发有周期,很多高新技术,没有十年时间难见成效。医疗产品领域更是如此。但我相信,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好技术投入到生命科学领域,让人们以健康的姿态享受美好生活。

营商环境好

成就“小巨人”

广州市睿风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吴庆文:

吴庆文

改革开放以来,人们的生活水平越来越好,对于教育、医疗等方面的需求越来越精细化,这也是如今许多中小企的市场及目标所在。

我2008年毕业于华南师范大学,毕业后就开始创业。依托华南师范大学在教育领域的深厚积淀与资源,我和几位校友专注于青少年科教产品的开发及相关技术服务,如今公司规模越来越大,2016年还成为广州的“科技小巨人”企业。

企业能有今天的发展,既是因为团队的探索与努力,也得益于广州的资源、氛围及政府营造的环境。广州高校林立,高校里的老师、研究人员甚至大学生,都是企业发展技术的资源。比如我们企业,就是借助华南师范大学的专家及科研组,及时了解到最新的技术成果,并将这些成果进行产品化、产业化。

最近几年来,广州的创新创业氛围明显加强,许多师弟师妹都希望尝试创业,也很愿意加入创业团队。我们也切身体会到政策带来的红利。这些年来,广东、广州在支持不同类型的科技企业上出台了更为完善的政策,为科技企业的发展提供了很多支持。下一个十年,希望我们能做得更好。

(文、图/广报全媒体记者罗桦琳)

责任编辑:于术佳 sx024

上海治疗牛皮癣医院牛皮癣反复复发有什么药物可以解决

医生解答济南白癜风专家医院-秋季白癜风的预防莫轻心

孩子语言发育严重落后要怎么办才好

相关资讯
友情链接